主页 > 人类企业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 人类企业 | 2020-06-13 15:25:00 阅读量:42万+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时节五月。

22 日,几近所有活跃于台湾区块链圈人士都群聚在立法院,参加由立法委员许毓仁推动的区块链连线暨产业自律组织成立大会;其中还不乏 AIT、瑞士驻台官员的身影,就连世界数一数二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创办人赵长鹏都亲自现身。

会议上自律组织发表了六大宣言,参加组织的业者都必须恪遵守法、诚信、善良管理、公开透明、积极保密、公平竞争等原则,确保他们能尽到保护消费者的义务。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然而自律组织成立有它更深远的意义。它想做的,不只是想跟政府搭建沟通管道,也不只想自我控制而已,它还抢先政府一步,向世界宣告:从今天,台湾在区块链产业有了自己的规则、自己的态度。

同时市场上像币託、Maicoin 等本土代买站纷纷也在今年正式成立具挂单功能的交易所,一个个新交易所、ICO、金融服务、技术团队 Meetup 跟应用计画也在这半年内有如百花齐放般不停在台湾发生。

拨开这层欣欣向荣的表面,台湾区块链产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这股巨大且炙热的商业飓风,究竟从何吹来?而它又会带领台湾往哪走去?INSIDE 本次专题準备了包括交易所经济、法律政策、技术社群等六篇深入报导,试图用广度、深度兼具的方式,带您一探究竟台湾区块链产业的全貌。

首先让我们来简略俯瞰区块链世界的目前局势。

主链频繁上线,承诺是否兑现?

ICO 俨然是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旬区块链世界里最重要的名词,也是区块链至今最重要的杀手级应用。由以太坊 ERC20 标準领军,ICO 让人人都拥有了发行代币,自己向市场募资的机会。全世界量体最大、跟实体世界最接近也最激进的 ICO 案,应属委内瑞拉的石油币 Petro;委内瑞拉石油储量约 3000 亿桶,是目前石油储量世界最大的国家;在美国金融封锁下,委内瑞拉总统 Nicolás Maduro 试图以一桶原油抵一颗比例作为实物担保,用 60 美元价格公开贩售 1 亿枚石油币。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委内瑞拉的石油币 Petro 是目前全世界量体最大、跟实体世界最接近也最激进的 ICO 案之一。REUTERS/Marco Bello

你也可以看到有越来越多人为金融服务、网路娱乐、社交甚至是 AV 产业发行 ICO 募资;台湾最耳熟能详的例子,或许就属黄立成所发行的秘银以及交易所币託的发行案了。

但接下来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主链上线潮」正蠢蠢欲动,準备引起新一波滔天巨浪。

比特币分散式帐本让去中心化的金融系统成为可能,以太坊的虚拟机器、智慧合约则大幅扩充了区块链的应用範围,但它们都有其局限:比特币越来越膨胀拥挤,运算速度难以运用在现实世界,而且越来越多的演算力被巨型矿工所把持,让它逐渐背离去中心这个原始理念。以太坊运算速度已比比特币快上许多,但它尚缺乏即时调控区块大小的手段,仍然不够用于商业运用,而且还有先天上需要消耗 gas 的双面刃机制。

既然比特币、以太坊还有这幺多缺点,克服它们、超越它们成了必然趋势。

把目前市值前 20 大的虚拟货币一列出来,几近三分之一是主链準备上线或已上线的公链计画:像旨在每秒能处理数百万笔交易,同时克服 gas 收费机制的 EOS,或是试图以侧链、快照技术克服相容问题,可同时支援不同虚拟货币的 Cardano。他们就有如 1983 年的 TCP/IP 或 1994 年的 HTTPS 一般,都想创造出更好用、更快速而且具有强大商业价值的基础建设,引领世界踏入区块链时代。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EOS 或 Cardano 都想创造出更好用、更快速而且具有强大商业价值的基础公链,但承诺是否能实现?

只是,这些公链会如白皮书内写得一样美丽吗?他们已轰轰烈烈用 ICO 募来许多资源,但承诺是否能实现?

现实可能比想像还严峻。若把比特币跟以太坊作为区块链 1.0、2.0 的轴线,这些新兴公链正上演着争夺区块链 3.0,成为未来主流区块链技术的厮杀戏码;一样要拼资本、拼技术、拼市场,而且还得同时面对 Google、Facebook 等巨头的抵制挤压。

主链上线潮预估还会对区块链生态带来三段冲击:第一从短期来看,新兴公链们为了支付研发、行销、营运等必要费用,会越来越频繁把手上透过以太坊 ERC20 募来的以太币释出兑现;这些大量以太币一旦瞬间被丢下来交易甚至被团队拿来做金融操作,极可能会对以太坊与虚拟货币生态撞出不小震荡。

第二,无论从技术、资本角度来看,研发创造一条机制令人信赖,又能满足全世界数以兆计交易量的公链本来就是难度非常高的一件事。不是每一条公链都能走到顺利上线这一步,而且就算上线了也得跟其他竞争者捉对厮杀。

但比公链本身未能上线、经营失败更严重的问题反而出至 ICO 本身;ICO 募来的资金,到底该归于谁的财产?企业本身吗?那又怎幺管理?比较好的 ICO 计画会说这笔资金将交由一个完善基金会运作,并规划出完整的 Roadmap 釐清研发方跟投资方的责任义务;但糟一点的白皮书上并未详尽介绍,就直接把这笔钱都做公司或团队私有财产营运。

这就是 ICO 的潜在泡沫。而且这些公链计画比起垂直单一性的 Token 规模更大、金额更高,自然泡沫一破造成的寒蝉效应更加惊人。

第三段冲击就比较正面了;这些公链由于交易速度快、支援性完整,可以预期不同链的社群之间将出现互相刺激,进一步导致让整体环境技术迭代。EOS 创办人 Daniel larimer 跟以太坊创办人 Vitalik Buterin 两人针对 DPOS 共识机制这场技术论战 ,正是该现象的最好表徵。

鸭子划水的巨头,会一跃翻身成黑天鹅吗?

关于以太坊创办人 Vitalik Buterin 最近还有一件很有趣的新闻。他在 Twitter 公布一封来自 Google 的招募信,并询问大家:「我该去 Google 吗?」Vitalik 本人态度看来轻描淡写,但显然 Google 这网路巨头已经盯上了他在区块链领域的洋溢才华。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Vitalik 在 Twitter 公布一封来自 Google 的招募信,并询问大家:「我该去吗?」

Google、亚马逊、Facebook 与微软这些巨头并不是省油的灯,会眼巴巴空看着区块链把自己的命革掉;而且他们大多都希望区块链能为自己的云端服务尽份心力。

表面上 Google 跟 Facebook 两者都因充斥诈骗的理由大力封锁 ICO 广告,但背后 Google 也承认过正在积极观察、研究区块链技术,不只正默默地收购投资不少握有分散式帐本技术的新创;彭博社甚至报出他们打算把分散式帐本导入云端服务,提升其云端伺服器的差异化价值。

亚马逊的区块链布局则更加频繁、多元:云端一样有,他们日前宣布和区块链新创 Kaleido 合作,让 AWS 的客户更容易使用区块链技术。接着发表 AWS 区块链模组,让开发者可以更容易撰写基于以太坊、Hyperledger Fabric 的专案。最后在老本行零售也没放过,已获得了两项基于区块链,为供应商和消费者提供方便快捷支付系统的专利。

微软似乎是巨头里对区块链钻研最深、最久的一个。早在 2015 年 11 月,微软就已启动「Azure 区块链即服务」计划,为使用 Azure 云端服务的金融客户提供 BaaS 服务,并逐步跟以太坊等区块链开启合作;去年一家英国金融新创 Nivaura 就在 Azure 上使用区块链发行了首部自动化债券服务,今年还打算引入企业智慧合约至 Azure。

但目前看起来对币圈杀伤力最深的则是 Facebook。今年年初其执行长马克‧祖克柏就把「对深入研究加密技术、数位货币」列为个人挑战之一,稍早也把原本负责 Messenger ,拥有丰富区块链经验的 David Marcus 调去带领一组全新团队。

而且进一步消息传出,Facebook 主意打的是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

目前 Google、亚马逊、微软的区块链布局尚属「鸭子划水」阶段,但上述无论哪一个公司只要宣布更积极、更广泛的区块链计画,很可能就会化身成一头巨大的黑天鹅,瞬间把区块链现有的产业秩序狠狠撞个一次。

ICO 急速降温中 ,但台湾是否能握住这股他人放手的沙?

跟去年盛况相比,今年 ICO 市场显然吹起一股急速降温的寒流。根据 ICOdata.io 统计从一月开始,全球 ICO 募得金额正迅速往下降,尤其整个 4 月份仅募得了 5.43 亿美元,比起前一个月猛降了 44%。

【硬塞区块论】台湾真能成加密货币之国?从世界区块链大势谈起
从一月开始,全球 ICO 募得金额正迅速往下降。

虽然今年前四个月的 ICO 数量就已达到去年一整年的 75%,对但什幺会出现这种案数增加,募资金额却急速降低的状况?诈骗、落跑频传是其中之一,但另个互为表里的主因正是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对 ICO 监管力道逐渐加强中。日本政府委託的 ICO 研究委员会已对该国 ICO 研拟了一系列基本指导方针 ,包括 KYC、防止洗钱、计画监督,以及投资者保护原则都一清二楚。

美国则把监管的权杖将给了证券交易委员会。去年七月 SEC 就对 The DAO 调查事件中,同时明确表示 SEC 在个案中将适用美国最高法院建立之判断标準,认定虚拟货币属有价证券,需要遵守美国证券交易相关法令。若要成为美国境内合法 ICO,就必须遵守证交法上豁免申报之规定,将投资人之资格限制为「合格投资人」;虚拟货币交易所也必须向 SEC 注册为美国全国证券交易所。

SEC 甚至还推出了假 ICO 募资网站,教导社会大众不要轻易陷入 ICO 骗局。

但对台湾区块链产业影响最深、最剧烈的,该属中国。去年九月中国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一瞬间叫停了沸沸扬扬的 ICO 市场。今年四月还高调再次重申,「所有 ICO 平台和比特币交易所已退出中国市场」。

这纸禁令迫使中国交易所与 ICO 不得不向海外求生;这也是你看到为什幺币安频频寻求外助,最后落地马尔他;火币为什幺前几天会在台北高调举办峰会,不断强调台湾战略位置的原因。中国最大区块链媒体《金色财经》创办人杜均这幺形容台湾:「南韩人口五千万,都有一千万人近五分之一人在炒币了,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却只有五十万人碰过币,换算下来还有近十倍的成长空间啊。」

这股同时来自西方、日本与中国的加密货币能量似乎呼应着其岛链位置,看準、涌入了监管态度尚暧昧不明的台湾。下一篇,我们将为大家简述台湾虚拟货币交易所们的现况。

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台湾真能定出充满弹性,却又善尽管理的虚拟货币政策吗?

扎根台湾,独树一格:带你窥探本土区块链社群的多元面貌

矿圈也吹起技术革新之风!专访波塞顿科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