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技术IT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 技术IT | 2020-06-13 15:25:10 阅读量:17万+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从 2009 年第一颗比特币被挖出以后,交易所已演化成目前区块链经济的门户、核心与引擎,推动虚拟货币在资讯汪洋中流动。

交易所主要分为两种:一是法币交易,也就是可以用台币、美金买到虚拟货币的交易所。二是币币交易,只能用一种虚拟货币换另一种币的交易所。其中还有与股票近似的场外交易的型态存在,像宣布参选台北市长的郑伊廷旗下 OTCBTC 就属此类。

由于目前法令规定不一,这两种交易所在全球的经营状况也各有所别。但总体来说,法币交易所由于牵涉到法币与虚拟货币之间转换,通常需要积极配合当地政策与监管机关来防治洗钱、诈骗,成立难度比币币交易高上许多;而币币交易就较为不一定,像日本就连币币交易所都须取得执照,但整体来说只要没有特别禁止或规定的国家,就能经营币币交易。

台湾呢?表面上法律并没有特别明确指示,到底能不能开法币、币币交易所,但实际上金管会、经济部与法务部一直都十分关切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动态,并时不时与业者进行「沟通」。某方面来说,2017 至 2018 台湾能出现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的盛况,都得亏了在政府态度与法规皆未明状态下,那几间成立甚早,敢跟政府、银行不停烦琐来往、沟通甚至冲撞的先驱。

此篇文章试图挑选出几间台湾或意图进入台湾的交易所,勾勒出这块市场的概貌。

MAX:用最高标準自我约束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MAX 执行长刘世伟

「我不觉得全球有哪几间交易所,做得比我们还严谨。」MAX 执行长刘世伟指着一次次参加公听会的防治洗钱档案说着。

自 INSIDE 上次专访刘世伟已隔一年多 ,他们也把办公室搬至位于金融核心的信义区。这中间 Maicoin 也从单纯的线上代买处,摇身一变成了可直接用台币挂单买卖的法币交易所 MAX。

刘世伟解释,Maicoin 去年开始常常被消费者骂要不就是币买不到,要不就是价格偏高。「这其实就是法币交易所跟代买所的差别。代买所得用外币去买以太币进来,再让消费者选购,这中间的汇兑并不是无限,常常买量一大我们囤的币瞬间就被扫光了,而且其中也有涨涨跌跌的风险。」既然如此,有一间让人自由买卖的 MAX 就成了理所当然之事。

说来简单,但他们为了走到法币交易这一步、为了让虚拟货币在台湾摆脱污名,确实花费不少心思。翻开一张张的公听会资料,Maicoin 一再自主向政府强调 KYC、主动揭露的重要性。「从 2015 年我们就跟台湾警方开启合作,採用 BlockSeer追蹤比特币、以太币的不法流向。」

此外 Maicoin 也建议过,由于目前地方警察机关多半对虚拟货币的基础认知还不完善,政府建立专门办理虚拟货币的检调调查统一窗口已是迫不及待之事。刘世伟「金管会没有叫我们这幺做,竞争对手也没有;唯有这样得主动配合防洗钱到鉅细靡遗的地步,才能跟主管机关好好对谈。」

在如此高度自我要求的前提下,对于 22 日成立的 SRO,刘世伟自然乐见其成;「我认为日本法规还是台湾最好的学习对象;不管是交易所还是 ICO,都有相对开放却严谨的管理制度。」

笔者在访谈最后问了刘世伟,怎幺看待现在的 ICO 市场?「我想还是多带一点台湾的好团队,藉由 ICO 进入世界吧。」

币託:立足台湾,放眼印度洋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币託执行长郑光泰、技术长林书维与公关团队

与 Maicoin 同样在台经营多年、从代买处经营至法币交易的币託,最近却以惊人六亿 IEO 法币募资额,成了台湾币圈一大焦点。

跟许多国外交易所的公开贩售案一样,币託的 BITO 是基于以太坊 ERC20 发行的代币,主要用于抵免交易、出入金,甚至是代币上架等平台服务费。其总量 5 亿颗,此次公开发售币量 35%,26 小时即就全数完售,若照当时以太汇率计算,大约募了 6.5 亿台币。

选在这时发售代币,币託执行长郑光泰说明主要是为了进军新加坡、印度两大市场,成立当地法币交易所。他解释虚拟货币这一行,把部分资源投入其他国家当然很正常;虽然印度对于虚拟货币的法令相对保守,但币币交易、场外交易部分还是十分有机会。

「印度人口已超过中国,但消费者接受度高,相关社群够大,再加上跟当地合作伙伴关係良好,我们相信是非常具有潜力的市场。」

至于新加坡,郑光泰说明「交易量并不是首要考量」,主要在于该国畅通的金融管道与其开放、中立的环境。「仔细观察新加坡虽然颁布了不少相关政策,但其实在虚拟货币产业里,该国还存在不少断层、痛点需要解决。而且他们的监理机关沟通环节很透明、迅速,要进去不难。」

但台湾市场是不是如大家想像中热烈?会有其他国家的资源,想来台湾投资区块链产业吗?这方面郑光泰与币託技术长林书维倒是认为,传统资金对虚拟货币的兴趣还是缺缺,实际流进台湾的金额也没大家想像中的多。「跟日本、韩国相比,台湾反而很少实际美金在这边进出,就算有进也少到无感啊。」

那币託又对 ICO 有什幺看法?郑光泰认为,台湾原生团队出来 ICO 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像中国频率从以前每週大概两三次,但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中国团队来找我们洽谈上架;但这方面我们还是持比较保守、严格的态度,仔细审每一个来谈的 ICO 案。」

COBINHOOD:用 ICO 打造零手续费环境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COBINHOOD 执行长陈泰元

但币託并非第一个在台湾发行平台币的交易所。去年下旬由 17 共同创办人陈泰元创办的币币交易所 COBINHOOD 发行平台币「COB」共募得了 45000 枚以太币。

根据 Coinmarketcap 统计,COBINHOOD 目前贩售 118 种虚拟代币,截稿为止最近一天交易额可达 126 枚比特币,撇除去中心化与场外交易后是贩售币种最多元的台湾币币交易所。

另外,COBINHOOD 的商业模式颇有网路业那种「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的风格;为了打造给消费者零手续费交易环境,他们以 ICO 顾问服务与承销为主,若顺利上架,就可拿到 5% 至 15% 发行量的币。

5 月 24 日 COBINHOOD 召开记者会宣布启动台湾原生底层链研发计画,其特点为共识算法为自己研发的改进式拜占庭容错算法,将比现有 DPOS 更加先进、节能。为了开发这个底链,COBINHOOD 也祭出年薪 150-200 万台币招募软体人才,并将以台湾区块链研发中心自诩。

插曲:交易所为什幺是笔好生意?

让我们先拉回一个话题:在虚拟货币经济中,怎样投资报酬率最高?答案并非看比特币、以太币等主币涨涨跌跌,逢低买进逢高卖出,而是可以用极低价格买到一个未来能成长十倍、百倍的币。这逻辑很简单,但要从千百种的币中挑出能成长十倍、百倍的币,不是人人有眼光跟本钱可以轻易做到。

但比起一般创投、散户,交易所由于佔据入口的关键地位,他们可用地利之便在虚拟货币上架时轻鬆收取一定份额作为服务费,然后在成长十倍、百倍时脱手获利,甚至到后来像币安、火币、OKex 这种国际巨型交易能一边向 ICO 团队收取鉅额上架费,一边等待手上各种虚拟货币利多;甚至还可以一边赚取交易手续费,另一边发行自己的平台币稳固生态系。

所以你知道交易所为何如此重要,而巨型交易所是怎幺成为虚拟货币生态系的最顶端了。

誓与区块链初衷靠拢的 JOYSO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JOYSO 创办人宋倬荣

跟上述同业相比,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的币币交易所 JOYSO 显然散发一股异色;说「纯」去中化也不对,他们同时融合了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技术,下买卖单、搓合交易会在 JOYSO 的中心化伺服器进行,但到了执行交易、更新余额与储存虚拟货币则是在区块链上所完成的。

「你想想,比特币换法币到目前为止,还是很中心化的一件事啊。」曾开了矿机公司的 JOYSO 创办人宋倬荣解释比特币的原始理念就是去中心化,但目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都还要一个第三方角色去确保交易过程。

但怎幺让交易去中心化?智慧合约就能让这件事成真。当 User A 建立卖单时,JOYSO 网站会透过 MetaMask 或 Ledger Nano S 将此卖单用 User A 的私钥签章,并且将此卖单与签名一起送到 JOYSO 的伺服器;当 User B 建立买单且符合 User A 的卖单时,JOYSO 的系统就会自动搓合这两张单。搓合之后则会由 JOYSO 的 Admin 帐号送出交易到智能合约,送出的内容包含搓合后的订单与双方的签名。

而且从技术来看,去中心化交易所有避免 IEO 黑盒操作这个好处在。「你有听闻过很多中国交易所的 IEO 事件是虚的吧?因为无论如何,去中心化交易所一切交易都会上链,这些都是透明公开一切可在链上找到,而且需要成本的;恶质的交易所在 IEO 的时候,可能根本连币都还没做出来、根本没有智能合约,募到的数自己随便宣称就好。」

但对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各国的监管、法规可谓一大挑战。「不是我们不愿意配合法规,但一套依循传统金融、股票所研拟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法规,并无法涵盖所有型态交易所与区块链技术。像现在全部交易所都得要求 KYC、实名制,这是跟区块链本质去中心化违背的啊!政府最多能管理的,也只有法币换虚拟货币这一段了。」

那他自己又怎幺看现在的 ICO 生态?宋倬荣认为像研发主链,或是交易所代币、数位内容,以及有关去中心化储存等离区块链本质比较近的 ICO 会比较好,但相反来说,能以现有技术或法币就能处理的服务,其实就不适合 ICO 了。

火币:中国黑船即将来袭
【硬塞区块论】百花齐放,还是暗潮汹涌?俯瞰台湾交易所现况
火币首席战略官蔡凯龙

5 月 27 日全世界第三大交易所「火币」藉由超级火伴之手,在台湾进行了第一次公开活动,会中首席战略官蔡凯龙不断台湾的比特币交易量越来越多、政府相对开放,而且高净值客户数目可观,非常具有开发价值。

不少同业私下形容:火币若来真的,就有如核弹来袭。他们不仅有立基于中国的鉅额交易量,同时还拥有投资基金、自有矿池,甚至就连自家的主力指数都有,产品线可谓一应俱全。更不用说全东亚想 ICO 的新创计画,都得以他为指标。

但火币靠的不光是表面豪华舰队,其「超级火伴」制度也正在各地悄悄发挥。简单来说「超级火伴」近似当地代理商的概念,要负责该市场的业绩收入(也就是买卖、社群营运、用户推广与客户服务。

但正式加入之前,他们必须通过 3 个月的严格磨合期考核,待通过才能获得荣誉区域负责人的资格;然而,在访谈中蔡凯龙也说明超级火伴不限定一个市场只有一位。据了解除了 5 月 27 日峰会主办团队外,炒房名人帅过头也曾公开在直播上表示将争取超级火伴的地位。

在访谈中,蔡凯龙表示火币在台湾落地那刻,一定会加入区块链产业自律组织。但他们到时真会照着自律组织的步调走吗?那台湾自律组织的细则,甚至到政府未来面对区块链的相关法令与态度,又会是什幺模样?下一篇 INSIDE 专文将带您深入探讨这个话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