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类企业 >燃起用原文读圣经的热情 >

燃起用原文读圣经的热情

  • 人类企业 | 2020-07-23 04:44:55 阅读量:78万+


名震世界的职业篮球运动员林书豪,中年以后退休会做甚幺?

大概想到就是成为篮球教练之类。不过,在国外一些虔诚的基督徒运动员,会选择成为球队的牧师。因为球员需要的不只是如何提升球技、战术策略,更多时候心灵内部的问题更需有经验的前辈处理。

就像尼克队当时五连胜,跃上媒体、大为出名,不少队员兴奋到一整个星期失眠,到了七连胜、要挑战八连胜,全体队员通通失眠。被採访还高兴地表示,得到这种失眠也愿意。殊不知,这已经到了危险状况,连续两周失眠,极容易罹患忧郁症,而这就是球队牧师要把关的工作。越是出名,心灵失控的情况越是严重。

有一个比林书豪有名好几倍的美式橄榄球职业运动员Raggie White,他让球队夺得Super Bowl殊荣。在做职业运动员的同时,就已经被按立为全职的传道,又称 The Minister of Defense(后卫传道人),守护球队的心灵。

更令人吃惊的是,他44岁退役后,人生下半场是圣经研究!不是参考一两本厚重的注释书,而是让自己具有直接阅读原文圣经的能力。《我们在天上的父—从羊皮古卷探索主祷文的精义》一书,中间穿插了这个故事,令我整个人被他那种对上帝话语渴慕的热情所电到。冲动到差一点要捉起电话立即打给这本书的译者王大民,很想感谢他翻译了这幺棒的书,还好书上没有他的电话(他住在香港!)。

《我们在天上的父—从羊皮古卷探索主祷文的精义》书名忠实地表现两位作者一同从羊皮古卷探索主祷文的精义。原本我以为这是一本关于主祷文的解经专书,但事实上,这本书跟一般解经书,风格完全不一样。

书的前半部是报导文学,介绍美国牧师庄杰夫、死海古卷翻译员犹太人郭尼希,同样是上帝话语–圣经的狂热者,两人如何认识,之后如何选择马太福音做研究。书的后半部是旅游文章,记叙两人在以色列境内,或开车、或徒步寻找当年耶稣可能宣讲主祷文的地方。

无怪乎有书介这样写:「如果你喜欢侦探故事…这本书是一本名符其实的金矿…读者们可以和作者们一同发现那隐藏的秘密。」真的像侦探小说,令我欲罢不能。

而这本书也修正我一些圣经观念。如不少人都知道旧约圣经是用希伯来文(注)写的,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的。就像神学院报考分类,选读旧约研究的就是考希伯来文,新约研究的就考希腊文。

但在1987年美国麦肯大学George Howard学者证明了一个希伯来文马太福音不是从希腊文翻译成希伯来文译本,它可能才是原文版本。因裏头很多希伯来文语法–双关语的特性,他找出36个相关语。

另外,最早第一世纪Papias留下这句:「马太用希伯来语写成他的记录,每个人都能按能力翻译它。」第四世纪耶柔米也说:「税吏马太是最初的传道者,他另一个名字是利未。他在犹太地以希伯来文发表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福音书。」

马太福音的原稿不是用希腊文写,而是希伯来文,这个研究或许会使神学院考试,带来一些新旧约分类的困扰。但真正最大的困扰是,死海古卷被发现之前,多数学者认为公元586年前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就不太说希伯来语,而改用亚兰语,这个假设值得商榷。

1947年死海附近旷野洞穴被发现的古卷,陆续研究得知其中有许多希伯来文原创的文字记录。除此之外,考古学家也挖掘到公元132年Bar Kochba起义时期的一些书信,许多都是用希伯来文所写,裏头还有俚语。

若加上这个研究,那就有更多的证据,显示希伯来语还是一直被犹太人使用,耶稣时代一些地区的犹太人甚至可以流利地使用三种语言(希伯来语、亚兰语、希腊语)。就像目前虽然越来越多小孩子不会台语,甚至在以台语为主体的台湾长老教会也有同样现况,但我也有好几个朋友同时会华语、台语、英语,甚至他们可以很流利地使用三种语言来写文章。

有时遇到一些人问我:「用中文读圣经都一天打鱼三天晒网了,用原文读圣经,有这需要吗?」我以为这个问题可以类比为,「主日崇拜的献诗清唱或用吉他伴奏就好了,需要用到钢琴,甚至乐团吗?」随着时代进步、大环境能力许可、个人恩赐不同,教会有责任应该在各个方面来献最好的给上帝。

甚至用原文读经,还可以抵御异端的攻击。路上常看到两个一组、骑着脚踏车的耶和华见证人年轻传道者,他们经常找基督徒传他们的道理,他们的教义认为耶稣不是神,只有耶和华才是神。他们会指出中文《和合本圣经》翻译有错误,驳斥基督教三位一体的观念,宣称他们的《新世界圣经》译本才是对的。但,真的对照回去原文圣经,会知道我们的中文圣经还比他们準确、忠实,并更接近原文。

爱读圣经的人,职业别似乎只会令人想到在台上负责教导的牧师、斯文有礼的老师或公务员、时间较多的退休人士或家庭主妇。就像高头大马、身材魁武的美式橄榄球职业运动员,怎样都无法与原文圣经连在一起。何时我们才能打破这种状况,让各个行业,美髮师、摊贩、运动员、修车的黑手、卡车司机……,都爱读圣经,甚至可以担任成人主日学老师。别忘了,耶稣的职业是木匠呢!他对圣经的熟悉度,令人咋舌,魔鬼怎样都考不倒他、都败给他。

Raggie White渴望全面精通信仰之源,用圣经原来的语言来研读。我也希望自己在圣经阅读上,不停留在爱读圣经、数算读过几遍,而是目标朝向接近专业的程度迈进。期盼有一天,主日崇拜或每日灵修的时候,自己手上的圣经是希腊文、希伯来文圣经,流畅自在地阅读。如果你跟我同有这种愿望,别人唱诗歌会感动到流眼泪,而你是读圣经会感动到流眼泪。那幺我相信这本书可以瞬间点燃你立志学好原文的热情!久久不消退。

注:少部分是亚兰文。亚兰文与希伯来文很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