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资讯 >小新丧父(下篇):臼井漫画被抨意识不良‧遗孀延续小新故事 >

小新丧父(下篇):臼井漫画被抨意识不良‧遗孀延续小新故事

  • 要闻资讯 | 2020-07-04 11:06:46 阅读量:44万+
小新丧父(下篇):臼井漫画被抨意识不良‧遗孀延续小新故事如果不是《蜡笔小新》,日本漫画家臼井仪人坠崖身亡的死讯或许不会撼动全亚洲的漫画迷。他的骤逝,让许多意犹未尽的小新迷叹息,担心今后他笔下的蜡笔小新也跟多啦A梦一样,成了没有父亲的孤儿。但据说臼井的妻子将承继丈夫的遗志,把蜡笔小新的漫画故事继续画下去。“我叫野原新之助,今年5岁,未婚。”1990年,臼井仪人创作了一个以儿童为主角的漫画《蜡笔小新》,里头那个颠覆了传统“乖小孩”形象,不爱学习,总爱脱掉裤子跳“屁屁舞”,好色又不受管教,总喜欢黏着辣妹不放的小新,竟神奇地一炮而红。与此同时,成名亦令臼井仪人受到四方家长的责难,漫画连载的这十几年来,一直不断有人攻击他,说他漫画中的不良意识将荼毒孩子的思想。然而,一切的争议都随着传来的噩耗戛然而止。随着臼井仪人的逝世,那些一直以来关于《蜡笔小新》的误读,终于有了正名的机会。其实,那些苛刻地对小新冠以“意识不良”罪名的人们,根本忘记了作者一开始就标明了这是一部成人漫画,并非他们所认为的儿童漫画。他通过小新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嘲讽成人世界里悉心掩盖的虚伪与不堪的社会百态,当然也包含了一些可能与限制级沾边,实则无伤大雅的内容。而这,自然不同于那些适合孩子观看的乖巧漫画人物。林绍胜:要成人社会反思“为甚幺大人可以讲的话,小孩不可以讲?”本地漫画人林绍胜认为《蜡笔小新》最成功之处,是藉着一名孩子的搞怪举止言行,向成人社会提出很多反思的问题,对整个僵化的社会起了出乎意料的疗效。“大人都希望小孩乖巧听话,凡事都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最好是少给大人麻烦。所以,总给大人製造麻烦的小新就成了令人头痛的孩子,需要父母多花心思看顾。但这其实是小孩的好奇心,是他们天性的一部份,并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发觉,去认识他的生命。”蜡笔的意义他表示,因为幼儿手肌未发育完全,不容易掌握太硬或太软的笔,也无法作出细微动作,所以软硬适中的蜡笔是幼儿作画材料首选。臼井仪人以幼儿画笔触呈现《蜡笔小新》,其创作动机非常明显——想透过一名5岁小孩小新的角色,很直接地对当下社会种种现象反应,虽然会令故事里其他成人角色难堪、尴尬、窘态百出,却不失为一个借镜,让读者重新评估已渐渐僵化的社会价值观。他认为《蜡笔小新》里有很高明的反讽手法,臼井不是说教式地全盘否认被成人社会扭曲的现象,他只透过小新这个角色呈现一个喜欢学大人讲话,学电视节目的对白,学很多大人认为不该学的事情的小孩,轻描淡写带过,告诉大家:我们的小孩正面对缺乏正面学习对象的这个问题。声音很小,但已足够沉澱在读者脑中。令他遗憾的是,本地的教育政策时常为了方便大人而抹杀了孩子自我发展和探索的生命历程。他指出,这种现像最容易在本地儿童绘画班出现,统一和受限制的色彩运用和图画样式,让孩子从小就对美对创意失去了敏感性。管启源:早期作品具争议性谈话才一开启,音乐人管启源就剖白说他并非《蜡笔小新》的拥趸,他所喜欢的臼井仪人漫画,反而是在他未成名前所创作的《不良百货公司物语》、《疯狂产业大风暴》与《妙不可言》等,被一般人当成“低级”的黄色漫画。然而,这些漫画却陪伴他熬过了他音乐生涯中一段极度苦闷低潮的日子。“当时,除了去录音室工作,就是回家,日子过得很不好,幸好有臼井的漫画,我才能在只有一张床跟一袋衣物的小房间里,挤出干巴巴的笑声。”因为实在太好笑了,甚至让他至今回想起仍然会忍俊不禁,欢笑舒缓了现实世界的压力,而他的心也早已在连连的笑声中,为臼井仪人与他的漫画,留了一席位。性,是臼井仪人探讨最多的课题,作品里不乏同性恋、自慰、外遇等充满争议性的情节,但作者确实是少数在社会礼仪和情慾以外,纯以男性角度出发,坦然面对性,且极尽诙谐之能事的漫画家,那种大剌剌的姿态,别出心裁的滑稽与幽默,就是他独有的风格。在管启源心里,臼井仪人其实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喜欢独来独往,不擅长与人打交道,作风低调、身份神秘,从不曾正式在媒体上曝光,才导致传媒在报导臼井死讯时错置他人照片的乌龙事件。邓紫薇视小新为最重要友伴今年25岁的邓紫薇是《蜡笔小新》的死忠拥护者,十多年来朝夕相伴,她早已将小新视为人生最重要友伴。当她得知创作小新的臼井仪人骤然逝世,她的惊愕可想而知。“小新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就像是我的维他命一样,可如今画他的爸爸死了,对我而言,那种感觉就像是小新也掉下悬崖身亡了。”语毕,她难掩黯然神伤。不再看新作品邓紫薇原是个不爱看漫画的小女孩,只有《蜡笔小新》是唯一的例外,每每紧牵她的情绪,让她看至开怀大笑,或感动流泪。跟随她身边的有一套自12岁起便收集的《蜡笔小新》漫画,她总是看完一遍又一遍,心情低落、失望的时候,小新的真实和坦率会让她觉得世界其实可以很简单、很美好。她的少年时期全与小新为伴,儘管当时小新被大人误读成具有黄色成份的漫画,可她却认为,这就是小新可爱的地方,他爱看泳装写真集,这在作风开放的日本来说是稀鬆平常的事情,而他时常露“小象”给他母亲看,紫薇则将之解读成小新一直很自豪自己是男生的事实,这些举止都是无伤大雅的。她衷心地喜爱他,就算小新不是成绩优秀、嘴巴甜的乖巧小孩,他的真实与魅力却让她不得不爱他。他的黄,他的坏,只是反映了社会真实的一面。他只是说真话,说出大人虚伪的表面下真实的心情。“小新不是坏孩子,他只是个不懂得隐藏自己真实一面的小孩,天性善良、乐观开朗,总是用他独有的方法去解决出现在他世界里的困境和难题,我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正面的东西。”获知原作者逝世后,邓紫薇下了一个痛苦的决定——不会再继续看新作者所作的《蜡笔小新》了。看了这幺多年的,小新早已在她心中有了自己的血和肉,她不希望自己心底里的小新与新作者所画的小新有所出入,宁可就此当小新夭折了也不愿再看下去。小新漫画续出‧动画续拍《蜡笔小新》漫画作者臼井仪人离世后,小新的故事是否会受到影响是众多读者和观众最为关心的问题。为此,记者特地走访了《蜡笔小新》大马漫画版权拥有单位——漫画屋有限公司(Comic House)的总理沈振洋。漫画屋是大马《蜡笔小新》的版权拥有者,他们自1995年起,至今逾14年,一直都是日本双叶社授权出版的本地唯一一家出版社。据沈振洋分析,因为蜡笔小新的人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双叶出版社照理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已经成熟的商业品牌,儘管原创作者离世,但故事应该还会继续发展。尤其是臼井仪人的漫画被版权代理公司改编为动画片后,有另外的动画片班底来製作小新的动画片,所以就算原作者不在了,在人物形象现成、班底现成、品牌成熟的情况下,只要接着写新的剧情就可以了,观众以后还会继续看到新的《蜡笔小新》动画,就像当年籐子‧F‧不二雄去世时,《多啦A梦》得以延续下去的方程式。当然,能不能忠于原作则是另一项议程。值得庆幸的是,我从沈振洋的口中听到了令人欣慰的消息,他在臼井逝世后曾去信日本双叶出版社,也就是负责原版《蜡笔小新》单位探问消息。根据对方的发言人所说,他们相信臼井仪人的妻子将延续丈夫未完成的工作,扛起继续创作蜡笔小新的重任,由于一直以来代笔的皆是参与臼井仪人创作小新工作的亲人,相信不会乖离原作的本意,这对广大的小新漫画迷而言,未尝不是一件美事。你知道吗?漫画“漫画”在日语中的意思相当于连环画,是用多幅画面连续叙述一个故事或事件发展过程的绘画形式。日本人将漫画这一特殊的文化现象视作一门艺术,它的读者不局限于任何年龄,但大体上还是针对青少年。/副刊‧报导:郑晶文‧2009.10.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