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资讯 >慕沙:掌控巨变大马‧巫统领袖思维须改变 >

慕沙:掌控巨变大马‧巫统领袖思维须改变

  • 要闻资讯 | 2020-07-10 11:58:09 阅读量:79万+
慕沙:掌控巨变大马‧巫统领袖思维须改变(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认为,现在的政治局势出现紧张和混乱,其中一个原因是巫统领袖的思想仍然陈旧,一直以为自己是无往不利,并认为自己当权是理所当然的,以致无法掌控在短时间内产生巨变的马来西亚。他说,他们会认为自己有权有势,为何有所不为?他们从以前到现在都有这种思想和假想,这是加速摧毁巫统的因素。巫统步伐赶不上变革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访问,剖析当前政局时说:“有些人滥用权力,或做事不顾后果及不理人民看法,这种的情况糟透了。”然而,他不否认,现今的马来人已经有所改变,惟巫统改变的步伐无法追上已经改变的马来人。“我个人的看法与主流看法不一样,我们被灌输‘巫统是马来人,马来人是巫统´的假想,这显示巫统还是在走回旧路。”他说,一些巫统领袖一直存有“我们是马来人,这个国家是我们的,我们有权利”的想法,但他们却忽略马来人的教育水平越来越高。他指出,巫统领袖经常老调重弹,但有关课题是越久越陈腐无用,而有关领袖还对此懵然不知,甚至把那些指巫统领袖思想陈旧或过时的人标籤为反巫统。他说,有关巫统领袖继续在本身思想中沉沦,声称会为了争取马来人权益而斗争到底,但新一代和受教育的人却不这样认为。可教训安逸政党民联执政非坏事敦慕沙希淡认为,从民主角度来看,民联执政数个州属并非坏事,因为这正好可以教训安逸已久的政党,让它们知道,人民有绝对的控制和评断权。然而,他说,这场胜利对民联而言却是不幸的,因为他们要在短时间内面对领导和权力危机,即要为获得的权力兴奋,也要面对如何控权的困扰。“行动党和公正党都面对此问题,但回教党已有掌政吉兰丹州的经验。所以,当他们结盟时,即因理想和原则不同而出现内讧。”他指出,国阵和巫统也好不到哪里,所以各政党的领导人目前必须解决面前的挑战,而相比之下,执政党面对较大的挑战。“对民联而言,以前当反对党要作出批评当然容易,但治理一个州属非等闲事,他们以前批评的事,现在正发生在他们身上。”他吁请人民不必对此情况感到担忧,因为这是政治文化的转变。感谢伯拉让大马变自由慕沙希淡点评数位前首相功绩,如东姑阿都拉曼争取独立而被称为独立之父,敦阿都拉萨则被称为发展之父,但国人更应感谢阿都拉。“虽然马哈迪几乎是一个人在领导国家,但他的领导依然是有效,也看到真正的发展。”他说,虽然很多人都把国家目前很多问题的发生都归咎于阿都拉,但若阿都拉没有俯顺民意,大马就不会有现在的开放。“阿都拉被视为柔软的领导人,但我们应该感谢他,因为大马逐渐变得开放和自由。”捍卫权益重质不重量慕沙希淡指出,过度捍卫马来人的权力和地位的想法已日渐消退,因为年轻的马来人或新马来人已改变思维,不再依赖深度的马来化精神,并有信心与其他人竞争。不过度捍卫马来人权力“我们一直听到马来人仍落后、衰弱和无能,但实际上,在过去二三十年来,马来人已有能力做一切事情,并证明他们是成功的。”他提醒马来人,在马来人课题上,不要将“量”的问题放大,而要注重“质”。“为何大马华人人口少,或犹太人在世界人口比例小,但他们可以掌控各个领域,包括经济、科技、工艺等,这只与素质有关,若马来人注重素质,我们肯定能成功。”他说,把土着固打或股权提高到60或80%,但品质却下降只剩下20或10%,也没有意义。担心批评巫统招致抗议慕沙希淡坦言,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爱之深、责之切”的心理,对巫统发表严厉的批评,继而招来巫统党员的抗议,并指责他是不效忠的党员。他指出,这也是他鲜少接受媒体访问,尤其是2004和2008年全国大选后,这是因为他对国内的政治生态,包括巫统,感到厌恶。巫统出现乱象“忠于党是重要的,1969年后,我因与东姑阿都拉曼和马哈迪出现意见分歧而宣布辞去副首相职,我被要求宣誓效忠东姑,敦拉萨要求我去见东姑以向东姑道歉;我与敦拉萨关係很密切,他很照顾我,所以我答应去见东姑。”他说,他拒绝敦拉萨陪同他去见东姑,而他也坚持原则,向东姑表达他的看法。“我发表了会继续忠于党、民族和国家的言论,我没有提及忠于领袖,这无关私人恩怨,而是个人原则问题;对我而言,我不会支持一位犯错和不被人民接受的领袖,我不认同有绝对忠诚于领袖。”他指出,当他看到巫统出现的乱象,他选择封嘴,以避免公开发言时会使到人民自真正的问题转移视线。他说,国阵和巫统乱象环生,是造成国阵和巫统失去多个国州议席的导因。执意仍当权思维使党腐化慕沙希淡说,在巫统内,主流派的人才会被接受,但久而久之,思维一陈不变的他们不再代表巫统和马来人的思想,而执意认为自己仍当权的想法导致巫统“病重”。他指出,“我们仍‘当权´的想法,允许小拿破仑、贪污滥权和朋党衍生,这是正在困扰着我们的思维,虽然以前也曾发生,但现在却更加严重。”“有人批评巫统或巫统领袖,我们将谴责他们,完全不去反省自己是否有错;当平时驾普通车子的党员在出任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后就更换豪华轿车和住豪宅,当被人问及钱来自何处,他们就反驳说,若没有证据就别胡乱指责,而且把提问的人贴上反巫统份子的标籤。”他说,这些都是一些年轻人告诉他的事,而这些年轻人大部份都被视为是反巫统份子。“当我们解释事件的真正来龙去脉,有关巫统领袖就会叫我们不要蔑视他们的思想。当事件年复一年的拖延下去,坏事会被指证据不足而不能成立,导致人民感到非常反感。”他指出,人民会等到大选时以手中一票表达他们的感受,2008年大选是最好的例子。痛心有人入党为获利益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指出,巫统前主席敦马哈迪当年以“避免党内严重分裂”为由,禁止党内的竞选,其目的纯粹是不允许有竞选。他说,虽然马哈迪掌政22年内,大马的硬体发展令人感到骄傲,但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却无法理解,为何一个政党会禁止竞选?“之前的理由是指竞选将导致严重分裂,我认为这只是借口,年轻人会觉得这是不对的做法。”他认为,并非所有年轻人都认同巫统而入党,不幸的是,很多加入巫统者都抱着谋求职位和利益的心态。“很多人以为加入巫统就能获得生意、职位等,这已蔚为一股文化。若他们已经投资以为竞选和求得一官半职而铺路,他们将会设法通过所赢得的职位来撷取金钱。”他表示对此趋势感到痛心和厌恶,特别是有些人的本质良好,但加入巫统后就变质。朋党使年轻人唾弃巫统慕沙希淡说,2004年大选,很多人支持国阵,纯粹是因为他们厌倦马哈迪的领导,及马哈迪的接班人敦阿都拉给人“廉洁先生”的形象讨好。他指出,2004年和2008年大选不能相提并论,2008年大选,年轻人不再支持巫统,他们已不顾一切。在大选历史上,种族课题首度没有被挑起,而是由贪腐、朋党和小拿破仑课题取而代之。“对这些问题反感的大部份是中等阶段的年轻人,有的是巫统党员,所以他们在2008年大选也不支持巫统;或许原本出身贫穷的他们靠巫统协助而受教育,但他们仍会分清是非黑白。”他认为,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的肢体语言和风格看起来较令人舒服,不过,要评价表现,现在仍言之过早。”‧2009.08.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