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改变时代 >《从旧约看家庭》撒母耳这一家 >

《从旧约看家庭》撒母耳这一家

  • 改变时代 | 2020-06-10 13:58:17 阅读量:73万+

◎刘幸枝(卫理神学院教师)

经文:「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撒母耳记上八章1-3节)

撒母耳是终结士师时期,开创以色列联合王国的划时代领袖。他集士师、先知、祭司三重职份于一身。他是把以色列全体会众带向耶和华上帝的属灵巨人,也是膏抹扫罗与大卫两任君王的国族耆老。如此伟岸的人物,生平竟然也重蹈其师尊以利的覆辙,落入儿子不肖、惹人闲话的光景之中…。

父亲典範的失落
「撒母耳」的意思是:「祂的名是上帝。」这个由母亲哈拿所取的名字极富巧思,名字的希伯来发音听起来就像是指「上帝听见」。确实,年幼的撒母耳从小就听见上帝的声音,而上帝也垂听了他母亲的祷告,让他终生成为事奉上帝的拿细耳人。

以利是撒母耳自幼效法的属灵导师。以利虽然本身有两个儿子,但他仍以恩慈善待撒母耳,耐心教导撒母耳回应上帝的呼召,让他承继属灵衣钵,接替他成为士师与祭司。

撒母耳自幼被带到示罗的会幕操练事奉,论到「为人父母的榜样」,他的学习对象也只有祭司以利一人。以利教导撒母耳辨识从神而来的声音,并且心存敬畏地回应神的呼唤;然而,以利本身却是一个完全无法对两个儿子产生影响力的父亲!

以利到了58岁才开始蒙召担任以色列的士师。据推算,当撒母耳被送来示罗接受以利的教养时,这位前辈的年纪早已老到可以当撒母耳的爷爷,而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跟腓尼哈的年龄也足以成为撒母耳的父执辈。

以利内敛低调,他的两个儿子则是嚣张轻慢,撒母耳应该都看在眼里。撒母耳虽然无法从这个缺乏好榜样的祭司家庭学习如何扮演好称职父亲的角色;但是,上帝却早已在撒母耳幼年领受神谕之初,藉由警告以利这一家,来警戒撒母耳的心,耶和华说:「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撒母耳记上三章13-14节)

忽略教养的责任
长大成人后的撒母耳,果然不负众望,承挑牧养以色列民的重责大任。

撒母耳记上七章15-17节记载:「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师。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这几处审判以色列人。随后回到拉玛,因为他的家在那裏;也在那裏审判以色列人,且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撒母耳有两个儿子,长子叫约珥,次子叫亚比亚,名字的意思分别是「耶和华是神」,以及「耶和华是父亲」。我们由此可知,撒母耳对上帝心存敬畏之意。他不仅高举上帝的神权,也尊荣上帝是他们的一家之主。

可是,长期在外服事的撒母耳,居然也开始像当年的以利一样,疏忽了教养儿女的责任。长达廿年的时间,他经常在外巡行,把以色列子民的心带回到上帝的面前;在不知不觉当中,他两个儿子的心却是离上帝愈来愈远。随着撒母耳的声望如日中天、成就非凡,儿子们却也开始收受贿赂、灵性衰竭。

不行父道曲枉正直
从撒母耳为两个儿子的命名中,我们看到他为父的心肠。他渴望儿子尊主为大,并且以上帝为他们永在的父和全能的神。于是,他立他们为士师,协助仲裁以色列人。他们被差到以色列南境的别是巴,那里曾是族长亚伯拉罕与以撒筑坛的地方,又称为「盟约之井」。可惜的是,撒母耳的儿子们却行为背道,做出羞辱父亲名声的丑事。

圣经直言撒母耳的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撒母耳记上八章3节),导致以色列的长老聚集到拉玛见撒母耳,毫不留情地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母耳记上八章4-5节)。

这是何等悲哀的事!一位忠心服事上帝的好牧人,最后是亲耳听见自己的羊群告诉他:「你儿子不行你的道」。这对撒母耳来说,不仅颜面尽失,也的确是莫大的打击。

不知撒母耳听到长老们的陈请时,是否想到他当年领受耶和华的默示,听见上帝对以利的警告:「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撒母耳记上三章13节);不知他是否也回忆起:当年以利两个儿子曾如何威风八面地抬着约柜出去迎战非利士人,却落得一败涂地,惨死沙场!(撒母耳记上四章10-11节)。

此时此地亲耳听闻长老们诉愿的撒母耳,若遥想当年的事件,再对比今日光景,想必是不胜唏嘘,怆然无语。他只能默认自己的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至终在上帝的子民当中留下臭名。

将儿子们领回上帝面前
撒母耳生前,曾为着以色列百姓不要得罪上帝切切代求(参撒母耳记上十二章23节)。在诗篇九十九篇6节,以及耶利米书十五章1节当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先知撒母耳被列为代求者的典範。

然而,身为百姓中保的撒母耳,在他有生之年,试问:有谁是属灵领袖的代求者呢?

属灵领袖通常被赋予重任、被过度神化,但他们其实也是凡夫俗子,仍需料理家务、教养儿女。只是,他们肩挑更沉重的託付,既要照管自己的家,又要照管神的家。双重的压力加诸在他们身上,有谁为他们守望呢?领袖的孤寂与重担不外乎此。

感谢信实的上帝,祂亲自出手保守了撒母耳一家!诗篇一四七篇11-13节说:「耶和华喜爱敬畏他和盼望他慈爱的人。耶路撒冷啊,你要颂讚耶和华!锡安哪,你要讚美你的上帝!因为他坚固了你的门闩,赐福给你中间的儿女。」

虽然,我们不知道撒母耳的代求者在哪里,但神确实亲自坚固了他的门闩,赐福给他的子孙。笔者也坚信,当撒母耳从长老那儿听到他们指责他的儿子不行他的道时,他即时力挽狂澜,将儿子们领回上帝的面前。

圣经记载:「撒母耳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我已年老髮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甚幺。』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甚幺,有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今日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撒母耳记上十二章1-5节)

年老髮白的撒母耳,敢带着儿子站在会众面前接受挑战,并且声明他若亏负过谁,都愿意立即偿还。此等担当,是我们在以利身上未曾看见的。

两任祭司后代结局大相逕庭
对照以利的两个儿子掠夺祭物,与会幕前事奉的女同工苟合,在战事中顺应民情、扛抬约柜出巡上阵之举,我们可知以利早已无力阻止两个儿子的为所欲为(参撒母耳记上二章13、22节;撒母耳记上四章3-4节)。

可是,撒母耳却把两个儿子领到会众面前接受面质,诚实且毫无遮掩地接受众人的检验。若有任何行事不正,他都愿究其责、扛其任。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撒母耳与以利都曾犯下疏于管教儿子的过失,但两个祭司家庭的最终结局却是大相逕庭。

我们可以从历代志上的利未人族谱中发现,大卫时期的诗班领唱希幔正是撒母耳的孙子。历代志上六章33节记载:「供职的人和他们的子孙记在下面:哥辖的子孙中有歌唱的希幔。希幔是约珥的儿子;约珥是撒母耳的儿子。」

子孙活跃的事奉
希幔是大卫时期圣殿诗班的领袖之一(历代志上廿五章1节),他本身也是先知。历代志上廿五章4-6节特别记载:「希幔的儿子布基雅、玛探雅、乌薛、细布业、耶利摩、哈拿尼雅、哈拿尼、以利亚他、基大利提、罗幔提以谢、约施比加沙、玛罗提、何提、玛哈秀;这都是希幔的儿子,吹角颂讚。希幔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见。神赐给希幔十四个儿子,三个女儿。都归他们父亲指教,在耶和华的殿唱歌、敲钹、弹琴、鼓瑟,办神殿的事务。」

「七」这个数字按希伯来的传统被视为完全。而希幔却拥有七的倍数,也就是14个儿子。圣经还一反常例地记载希幔拥有三个女儿,这表示他的女儿也同样大有恩赐。这个家族都是事奉上帝的人,好一幅「金玉满堂」的阖乐景象!

希幔的名字是「信实的」。上帝果真对撒母耳一家显出信实,让他的子孙希幔承续祖父对上帝所摆上的忠诚事奉,全家来到圣殿前事奉永生神。以利一家被剥夺的,都归给了悔改的撒母耳这一家(参撒母耳记上二章35节)。唯愿所有事奉上帝的家庭也都如同撒母耳这般蒙福,后裔得以继续手洁心清的事奉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