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改变时代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 改变时代 | 2020-06-19 08:23:12 阅读量:19万+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似乎有越来越多台湾创业者选择前进纽约了。纽约是全球最大的流行都会,但这几年也以 Silicon Alley为核心,凭藉着美国媒体,金融,时尚以及教育产业中心成为全美城市排行第二的科技创业之都。

这里许多新创公司的出现是由科技以及传统产业所结合而来,除了消费习惯适合发展 O2O 民生服务以外,像是台湾网路业钻研颇深的数位广告、行销都是纽约重视的传统强项。本文访问到去过纽约 Lair East Labs 来易加速器 ,在台也颇受瞩目的两组新创《Blay》与《Music Everywhere》,来分享纽约独特的创业经验。

「航班资讯旅游小帮手」Blay 在台已有很高的知名度,它是一款免费提供全球即时航班讯息、航厦、登机门,行李转盘甚至到电源插座样式都鉅细靡遗,并以简洁好用介面着称的旅游资讯 APP。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Blay 以介面简洁好用着称

Blay 的执行长 CJ Chiang 本身曾参加过台大创创等国内加速器,但他看到纽约本身人口族群、产业生态十分具有多元性,是世界上极具指标性却又独一无二的环境,十分适合获得使用者经验,并接受当地新创经验传承打磨 Blay 这个 B2C 的旅游产品。

Music Everywhere 则是由执行长 Seth Glickman、技术长李秉桓、创意长萧富彦三位共同创办,曾勇夺微软 2017 年 HoloLens 开发者大赛的 AR 科技音乐教学团队,也被台湾新创圈广为人知。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Music Everywhere 三位创办人,左为创意长萧富彦,中为技术长李秉桓,右为执行长 Seth Glickman

他们看準了市面针对手机、平板钢琴教学软体大部份在存在必须要将电子产品萤幕教学讯息转移至实体钢琴的这个 UX 痛点,想藉由扩增实境技术,让虚拟教学界面直接对準实际键位,让学生用最直接、自然的方式按照指示学习琴艺。

那为什幺要离开当初团队成立的宾州匹兹堡,来到纽约呢?萧富彦解释,匹兹堡确实在科技学术龙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加持下,科技新创环境有很显着的成长,加上友善消费水平,的确是个很适合的「新手村」。

但匹兹堡本身产业结构仍是以后重工业为主,对他们来说,纽约从娱乐、音乐、金融、科技、教育等都是世界指标,这些丰厚的产业经验与人脉会更适合接下来的市场拓展阶段。

Music Everywhere 曾在 2017 年得匹兹堡加速器- AlphaLab 5 万美金资助,但 AlphaLab 虽说比来易大很多,不仅 Demo Day 办在演唱会场地,拥有的业师、演讲、workshop 数量上也比来易多上不少,但回归到城市氛围差异,有些流行产业的新创实务经验就没有纽约来得丰富。

「来到纽约,我们才有机会带着 HoloLens 以及 iOS 新产品 prototype 去纽约 Sony Music 以及 Columbia Records 谈合作;这是不可能发生在匹兹堡。」萧富彦说着。

CJ Chiang 也说在纽约 10 週,就精準回答了过去这一年内 Blay 自己创业摸索方向所碰到的种种难题;特别是来易的业师大多具有十足的国际创业经验,除了理论之外,更用亲身经验帮助他们重塑产品以及商业模型。

到纽约新创加速器是什幺样的体验?
「航班资讯旅游小帮手」Blay 团队。

「下一阶段就準备在其他几个国家也複製台湾的成功经验,现在也持续跟国际连锁的旅游相关服务结成 partner。」说起来有些简单,但实际国际化的执行步骤、或是跟国际连锁旅游公司的合作细节,都是在来易期间精心策划出来。

由于第一个 AR Hololens 钢琴教学产品硬体售价过于昂贵,Music Everywhere 接下来也正在着手开发 iOS AR 钢琴产品,做出世界第一款实用性质的消费级 AR 音乐内容;在纽约期间,Music Everywhere 虽然集中大部份精力在开发这款新产品上,但来易的共同创办人与业师,却也给新产品给了许多非常实用的 product market fit 与商业模式的建议。

Lair East Labs 已经开始招收 2019 年冬季班的团队,申请办法请见




上一篇: 下一篇: